在西雅图寻找李小龙经典文章 墓碑前有好多影迷前来献花

2019-10-08 作者:龙虎   |   浏览(97)

  在西雅图寻找李小龙

  文/马剑

  发于2019.7.22总第908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在西雅图寻找李小龙经典文章 墓碑前有好多影迷前来献花

  资料图:《李小龙-动·漫·游》展览会。中新社记者 洪少葵 摄

  山路上,一位老人独自散步,我追上几步,打听去湖景墓地的路。老人立刻反问,是不是要去看李小龙,我忙点头称是。

  “Kongfu!”老人说,还夸张地对我比划了几下。

  老人自告奋勇领我去墓地。李小龙墓位于西雅图的开比特尔山上,1973年李小龙被葬于此。这里远离闹市区,找过来并不容易。

  像大多数美国老人一样,这位老先生很是健谈。他说自己没去过中国,但很喜欢吃中餐。他知道中国有个北京和上海,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去看看。

  很快我被带到了墓地的门口。这里更像一个大公园,能望见不远处华盛顿湖的美景。按照中国人的观念,风水极佳。

  顺着墓地主道往前走,两侧有不少刻着中文的墓碑。从时间上看,这些墓碑的主人多是20世纪初来此地的。墓碑大小相差无几,设计也多雷同。哪个才是李小龙的墓呢?感觉像是大海捞针。

  我礼貌地拦下一个跑步的白人小伙,未及说出李小龙的名字,对方早已心领神会,立刻指出墓的方向。

  墓在分岔的小路旁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。红色的墓碑上写着李小龙的原名“李振藩”,配有他的照片,一旁则是他的儿子李国豪的墓碑。父子俩的墓碑并排安放在一起,略显局促。如果按照国内名人墓地的标准来评判,大概可以用寒酸二字来形容吧。

在西雅图寻找李小龙经典文章 墓碑前有好多影迷前来献花

  资料图:李小龙铜像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

  李小龙墓碑上的文字不多,只用英文写着他是截拳道的创始人。我父亲也曾是习武之人,记得他每次提到李小龙时,总会用带有几分敬佩的语气说,他觉得李小龙创造的截拳道更适合实战,没有那些花架子。

  墓碑的下方是一块黑色石雕,像一本翻开的书。左面一页刻着道教的黑白太极图,两侧用中文刻着这样两句话:“以无法为有法,以无限为有限。”

  我独坐在李小龙父子墓对面的石凳上,不知不觉坐了一个多小时。其间来了五六拨前来祭拜的影迷,既有当地人,也有从法国、泰国等地远道而来的,有的人还带来了鲜花。

  其中有两个身材魁梧的黑人小伙,站在墓碑前默然良久,很不像美国黑人的做派。临走时,其中一人望了我一眼,问我是不是来自中国,听到肯定的回答后,立刻把又大又黑的右手伸了过来,以他们惯有的方式与我击掌、握手。

  离开时,又碰到一对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夫妇。先生姓赵,也是专程来看李小龙的。他告诉我,李小龙是他小时候最崇拜的人,自从看了李小龙的电影,就感觉洋人没有那么可怕了。

  每次和美国人聊起中国,李小龙大概是被提及最多的一个人。我想,李小龙之所以能在西方获得比在东方更大的影响力,大概和他所处的时代不无关系。那时在西方人眼里,东方人就是体弱多病的代名词,李小龙可谓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他们的看法。

  李小龙极具反叛气质的形象,加之他匪夷所思的猝死,最终把他送上了功夫之神的神坛。据说,在他最风靡的时候,西雅图的街头混混们是不敢欺负华人的,因为他们觉得每一个华人都像李小龙一样有一招制敌的功夫。

  功夫神话的起点,就在与李小龙墓一湖之隔的华盛顿大学。

  李小龙曾在西雅图生活过五年,其中大部分时光都是在这所学校中度过的。1961年,他考入华盛顿大学,攻读表演艺术专业,辅修哲学和心理学。

  与美国众多知名高校坐落在“乡下”相比,华盛顿大学算得上是个少有的“城里人”。校园里浓荫匝地,各种欧式建筑错落,让整个校园就像一座典雅的欧洲小镇。

  走进正门,不远处便是一座博物馆,馆内陈列着许多珍贵的印第安文物,馆外竖立着几个高大的图腾柱,提醒着人们这片土地曾经的历史。

  校园的核心是中央广场,红砖铺地。沿台阶往下,是一座很大的圆形喷泉池。图书馆正对着广场,典型的哥特式尖顶造型,拱门上镶嵌着人物雕塑,门柱与窗框上繁复的花纹彰显出它与众不同的地位。

  图书馆里有一间阅读室,酷似哈利·波特魔法学院,空旷的房间里褐色的桌椅依次排列,四周的架子上堆满了早已泛黄的书籍,硕大的吊灯分列两行,再配上镶着彩色玻璃的长窗,一股浓郁的中世纪欧式学风扑面而来。